<table id="ar7gb"><menuitem id="ar7gb"><input id="ar7gb"></input></menuitem></table>

<thead id="ar7gb"><s id="ar7gb"></s></thead>

<thead id="ar7gb"></thead>
    1. W020160217240853298446.jpg
      [四海共迎春魅力中国年]   [从家风传承看如何齐家治国]   [市委中心组举行(扩大)学习会]     [更多]
          中国文明网赤峰站 : 首页->文化沿革
      克旗同兴镇的“四立本碉堡群”
      发布时间:2016-02-18    来源:

       

       碉堡被当地村民当成了仓库

          抗战遗址

          从赤峰城区出发,途经赤大高速,省际大通道后,穿山越岭,汽车驶进大山里。沿着跌宕起伏蜿蜒的山路,一路向北,大约4个多小时后,便会停在克旗同兴镇同兴村四立本、敖包两个小山村的村头。小山村附近的山坡上最扎眼的要数一个个没有规则形状的混凝土建筑了,这些建筑便是76年前日军在此构筑的军事工事———四立本碉堡群。

          事件背景

          那么,日军缘何要选择在克旗四立本、敖包两个山村修建如此多的工事呢?据克旗旗志记载:自1941年春起,关东军476部队一个排约30人进驻木石匣(现同兴镇)四立本,将四立本、敖包一带的住户全部赶走,布设松木桩铁刺线网围栏警戒线,掠来100多劳工及车辆,修筑自林西叶来盖(兴隆乡)天朝山至克旗木石匣军事防线,至1943年末,日军在四立本修筑碉堡15座,碉堡之间暗道相通,碉堡内寝室、水库、储藏设施一应俱全,大米、面粉、武器弹药等军备物资应有尽有。

          二战后期,随着希特勒法西斯德国的灭亡,作为当时世界上第二个法西斯大国日本陷入了世界反法西斯的滚滚洪流中。1939年“诺门罕战争”日军失败后,得了“恐苏症”的关东军不得不对苏采取被动的防御措施,对苏战略由半攻半守改为全面防御,并加快了构建各防御要塞的工程?!八牧⒈镜锉と骸逼涫稻褪侨站笮税擦敕烙な氯旱囊徊糠?。日军之所以在四立本村修筑防御工事,主要是因为四立本村地理位置特殊,是一个三叉隘口,通往克旗、林西、黄岗梁方向的三条道路交汇于此,同时也是苏军进入克旗或者林西的必经之路,这就是日军为什么会选择在四立本修筑防御工事的主要原因。

          1945年“八一五”前夕,驻扎在四立本村的日寇自知末日来临,曾经组织了一次撤退,但当时退路已被掐断,于是仓皇撤回。据了解,四立本军事防线工程竣工后,大部分劳工被运往东北深山充苦役,只留下40多人,之后以“执行秘密任务”为由,除当地一瓦工和一名沈阳人逃离外,其余全部惨遭杀害。1969年春,当地群众在附近一山沟发现残害掩埋当时民工尸首穴2处,西坑掩埋颌骨清晰可辨,东坑尸骸层叠惨不忍睹。

          1945年8月16日,克旗光复,可驻扎在这些碉堡中的日军又负隅顽抗了多日后才逃走。8月21日,20多名日本关东军在林西南小乃林沟被苏联红军全部歼灭,而四立本、敖包两地用中国人民血泪和生命构筑起来的碉堡群,却作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罪证而永久地保留了下来。

          记者见闻

        山坡下面有“山洞”

        

          四立本村、敖包村是个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民组,采访前夕,几经联系,最后通过当地的同兴镇政府帮忙联系上了村里年长的老人孟宪臣。79岁的孟宪臣老人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主动当起了记者的向导。

          在老人孟宪臣的带领下,记者首先来到位于四立本村东面陡峭的山崖下面一处“山洞”?!八凳巧蕉?,其实是一处工事?!泵舷艹妓?。记者现场看到整个工事有两个出口,猫着腰,钻进工事里,里面一片漆黑,只能靠手电光照亮前行。记者发现工事通体是混凝土建筑,保存非常的完整。整个工事占地约一百多平方米,有两个长室,一个通道,门口处还有两个耳室。长室顶部为半圆形,南北长为18米有余,东西宽为2.5米多。长室一侧通道有一米多宽,通道中间分别设有机枪眼。紧挨着长室的是两个耳室,占地在4平方米左右。工事里面的地面和墙壁小面积出现人为破坏,在损坏处记者发现整个工事全是由拳头大小的石块混凝土筑成。工事的出口已经堆满碎石块。走出工事,在工事的顶部记者还看到了已经被淤泥封死的透气口。

          对于这处工事,当地村民有人说是日本人修建的仓库,也有人说是囚禁劳工的地方,到底是何用途,现在已无从查证。

        

          昔日碉堡成猪圈和仓库

        

          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四立本村南北两头的两个碉堡。在村子的北头一处碉堡内记者看到,该碉堡深陷在泥土里,只剩下了残垣,里外的钢筋已被掏走。碉堡出口已经封死,碉堡上的机枪眼还清晰可见,但已经被人为的进行了扩大,碉堡内部堆积着杂物。孟宪臣老人称,因该碉堡紧邻村子,这个碉堡现在被村民当做了猪圈,机枪眼成了猪圈门。

          和该碉堡隔空正对的另一个碉堡位于村子的南头。记者发现该碉堡保存完整,位于山脚下一陡坡内。走到近处记者看到,这个碉堡已经被改造,门口处被安装上了铁门,仔细询问才知道,当地的村民把这个碉堡改成了地窖,用来储存土豆、胡萝卜等。打开铁门后,记者进入碉堡内部,据目测整个碉堡呈长方形,占地约有60多平方米,高有两米多,通体也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看上去非常的厚重。碉堡最里面放着十几袋胡萝卜。碉堡的“主人”张金辉向记者介绍,两年前,看碉堡一直闲着没人用,结构还很坚固,便装上门,在内部立了几根支柱,便当做地窖。秋收时,碉堡内最多储存过一万五千多斤土豆。

          在四立本村西侧乱石岗里,一个个大约一米见方的石柱子根基还能分辨出,仔细寻找这些根基进行标注后,记者发现这些石柱根基交叉呈“十”字形排列至村子旁边的河边。村民称这是当年日军为阻挡坦克特意修建的,没有破坏前一人多高,交错排列的目的是阻止坦克进攻。但石柱现在已经被推倒,大块石头被村民取走垒墙盖房子了?!笆肿印背闪舜迕裱诘牡胤?。

          和四立本小山村紧挨着就是敖包村,站在山坡上俯瞰敖包村,会发现村子地处东西两山之间的平川上,村子东南几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包上遗留着的一个个环形碉堡清晰可见。虽说历经70多年风雨侵蚀,记者用大石块敲打碉堡表面,结果竟没有分毫损伤,不得不让记者感叹碉堡的坚固。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山坡上一个碉堡还没有被岁月的风沙完全剥蚀去原貌。该碉堡南北长七八米,东西宽四五米,进口处已经被封死,整个碉堡的底座呈“T”字形,门口靠近山体,墙体有40多公分厚,底座上面又盖起了一个能容纳2个人活动的炮台。

          在山坡上,记者一共发现这样4个大小不一的碉堡,碉堡之间的交通暗道虽然已是荒草萋萋,但至今仍然依稀可见,沿着脉络一路寻去,一个个间距二三百米的碉堡组成的环形防线,朦胧地出现在视野中。但这些碉堡大多都如记者见到的第一个碉堡一样,庐山真面目被风沙掩盖,以致里面结构怎样让人无法亲眼目睹。站在碉堡处眺望远方,视野开阔一览无余,山下南北走向的开阔地带均在碉堡机枪射程之内,南北走向的咽喉要道也尽在碉堡的控制之内,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同样,每到一处碉堡前,记者都不禁感慨丛生,当年苏军若凭血肉之躯要强攻此处的话,真的难以想象会有多少人将永远埋骨于此。

        

          碉堡像刺一样扎在村民心里

        

          采访时,79岁的孟宪臣回忆,当年父辈讲述的情景是,日本人来后,将村中的人都赶了出去,在山脚四周圈上铁丝网,然后就要求有钱出钱,没钱出人,就像大会战一样征集当地百姓用牛车拉石子儿备料,参与实际建筑工事的人,没日没夜地像驴一样为日军修筑工事。至于修完工事后这些劳役的去向,孟显臣他们说,就像古代修皇陵一样,皇陵修完那天,也就是所有工匠毙命的日子,这些苦役的命运可能与那些可怜的工匠命运如出一辙,因为碉堡修完后,那些苦役就再也没有出现,人们估计可能是日军为了保守军事秘密,而将他们集体杀害了。几年前,在村子附近发现过几十个人的尸骨,当地百姓怀疑这有可能是当年修筑工事后,被日本人残杀的劳役。

          在孟宪臣懵懂的儿时记忆中,当地驻扎日军也并不多,因为那时当地百姓有个比较简单但很实用的计算方法,就是从岗哨算起,7天换一个岗,每岗3人。百姓们关注这个并不是有别的目的,而是为了能种上圈外附近的庄稼。他们掌握好换岗时间,期间贿赂哨兵,然后到圈外的土地耕种。但这种方法也担有风险,若被查岗的人发现,就有性命之忧。孟显臣的父亲在一次耕种时被查岗的发现,日本兵让他去附近村里找鸡蛋吃,但因村子里的人已经整体被日军赶到山里,根本找不见鸡蛋,听到这样的解释后,日本兵一皮靴踢到孟显臣父亲的胸口上,他父亲当时昏了过去,后来被当作死人拖到外面扔掉后,好长时间才缓了过来,这才捡了一条命。孟显臣的父亲还是幸运的,那时人们都知道,铁丝网外的一定范围内都是禁区,有人进去,鬼子会开枪打死,牲口进去,就被他们抓了去成了下酒菜。

          采访中,村内的一些老人,在提及这些碉堡时,老人们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显沧桑。孟宪臣老人在一些碉堡前,回忆着儿时的情景,用粗糙的老手抚摸着厚重的碉堡时,几度哽咽,老泪浸满了眼眶,然后滴滴顺着脸颊滚落。村民们称:“从电视上知道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算起来,这些碉堡已经有74年的光景了。74年了,每当走上山,看到山上这些碉堡就像一根根刺一样扎在村民的心里,这是日本人侵华的罪证??!”

          敖包村百姓以及孟宪臣老人的讲述与克旗旗志中的有关记载相吻合。记者从克旗旗志中了解到,关东军来后,把四立本、敖包一带住户全数赶走,然后画上警戒线,拉上铁丝网,从此圈内圈外犹如两个世界。圈内土地不准农民进去耕种,路口设哨兵,戒备森严,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从1941年春到1943年末,日寇共在四立本和敖包两地修筑碉堡15个,各碉堡之间修通了暗道,比较大的碉堡内还修筑了寝室、水库、储藏间等。除日军住宿外,还储存了大量的大米、面粉、武器弹药等其他物资。但与百姓所说有出入的是,旗志中记载:整个防御工事工程完毕后,日本关东军将修筑民工都远运到东北深山充了苦役。

        (朱旭东)

       

      上一篇:五十余壮士在宁城李营子村跳崖
      下一篇:西拉木伦旧桥寻踪
        专题栏 >>更多
      QQ截图20160202221736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26191904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18170205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17092842_副本.jpg
      QQ截图20150804170348_副本.jpg
      不文明调查问卷.jpg
      222.jpg
      zt.jpg
      333_副本.jpg
      QQ截图20140423154831_副本.png
        文明播报 >>更多
      · 赤峰五家镇新年出现新鲜事
      · “零距离”服务群众
      · 文明优质服务温暖民心
      · 社区心愿墙实现居民微心愿
      · 群众点赞“一站式服务室”
      · 喀旗干部读书有了“电子图书馆”
      · 文化墙宣传国策弘扬正能量
        评论 >>更多
      · 让文化与文明相生相荣
      · 谁“钓”了纪律的红包
      · 善举传承彰显人性光芒
      · 人性之花爱心绽放
      · 相信善良的力量
      · 建设天蓝地绿的美丽家园
      · 让乡村更加美丽宜居是真正的惠民
      主办单位:中共赤峰市委宣传部、赤峰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赤峰市文明网编辑部
      E-Mail:swmbzhk@163.com
      Telephone number:0476-8821658
      TTG游戏电子酒店_TTG游戏电子注册_TTG游戏电子首页 雄安新区挂牌土地| 优酷| 伐木累| 知网| 雄安新区挂牌土地| 血战钢锯岭| 釜山行2杀青| 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 爱你的人|